本篇文章2218字,读完约6分钟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劳动人口十年来首次减少。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为74.4%,比上年下降0.10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最近关于养老金是否进入市场的话题也在讨论中。 但是,无论养老金此时是否入市,中国都面临着巨大的养老“赤字”,如何弥补这一差距,建立多元支持的养老保障体系,有效防范债务风险,是否已经是摆在中国面前的重大战术议题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一直以来,老龄化被认为是对“人口红利”的“人口负债”。 老龄化确实给经济增长带来很多挑战和冲击,老年人口的增加会导致养老使用资源总量的增加。 例如,需要增加养老财政支出、提高公司养老金支付水平、增加养老相关公共设施的配置等。 这些意味着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和经济资源配置结构的变化。 另外,劳动力的严重短缺还会带来经济生产总值的下降、储蓄率的下降、投资的减少等。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但是,我国人口老龄化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和诸多复杂性。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老龄化社会具有老化速度快、老年人口规模大、不富裕等优势。 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老龄化更为突出。 通常发达国家在经济起飞和工业化完成后进入老龄化社会,但此时西方国家开始从生存型社会进入快速发展型社会的新阶段,快速发展目标开始聚焦于人自身的快速发展。 中国以低收入水平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的“未富先老”已经成为严峻的现实。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作为公共产品,是政府主导还是市场力量选择,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养老保障模式关注的焦点。 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率先进入老龄化社会,建立福利国家制度,开始推行从出生补贴到丧葬费的全面福利计划,福利国家开始在欧洲风靡。 在这种国家保障模式下,政府承担着公民各种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养老、救济、失业)的资金来源和待遇支付功能,我们能完全模仿西方完全福利化的国家保障养老模式吗?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随着西方国家养老保障办法的不断扩大政府的长期承诺这些承诺的最终承担者仍然是国家财政的巨额赤字 政府对社会基本养老的承诺具有制度刚性,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养老保障覆盖面的扩大对财政的潜在压力日益显现。 特别是在金融危机之后,长时间的财政偿还能力进一步加重了发达国家的养老保障。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据imf称,从2007年到2007年,20国集团( g20 )工业化国家的平均国债负债率(国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上升至近25%。 但在2050年,这场危机的价格只有老龄化带来的财政价格的5%。 数据显示,目前陷入债务危机的欧盟国家中,国有养老金债务是gdp总和的5倍左右。 弗莱堡大学的研究机构表示,2009年,这些国家的养老金债务规模达到39.3万亿美元( 30万亿欧元)。 其中,德国占7.6万亿欧元,法国占6.7万亿欧元。 目前,欧洲年龄超过60岁的人口比例为世界最大,2009年的数字为22%,到2050年将上升到35%。 因此,沉重的债务负担吞噬了政府的财政资源,也是这些国家难以真正有效削减债务的真正原因。 另外,在处于人口危机边缘的日本,预计会计年度的养老金支付额将产生2.5兆(兆)日元( 289.7亿美元)的差距。 根据日本2005年的人口普查结果,估计日本分别在--、年、2038-2041年三个时间段迎来退休高峰。 其中,-年和-年两个时间段,养老系统支付压力将达到高峰。 日本-年迎来债务高峰,到期债务总额约达2246万亿日元,约为gdp的5倍。 债务高峰和退休高峰的重叠让日本政府的破产风险一触即发。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同样的养老赤字也接近中国,年我国城市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11491亿元,比上年增长18.0%,年基金总支出8894亿元,比上年增长20.4%。 收入大于支出,但支出增长大于收入。 2001年以来,在覆盖的城镇国有公司和集体公司职工中,参保人数平均增长率为4.04%,低于离退休职工平均增长率6.64%,但养老金筹措主要依赖于参保职工人数。 显然养老金收入小于支会,意味着全国养老保险收支出现赤字并不遥远。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那么,中国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养老保障制度模式呢? 中国的养老体制安排必须与“未富先老”的国情相一致。 在低收入水平下处理中国养老问题,必须在考虑老龄化对当前养老保障体系挑战的同时,量力而行,防止对长时间增长造成冲击。 因此,我们需要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判断中国养老保障体制的改革,结合老龄化趋势和经济增长前景,建立“效率”和“公平”并重、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保障体系。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从社会快速发展规律来看,养老保障模式的选择是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水平和文化以前就流传下来的。 在社会快速发展的不同阶段,养老保障模式也有很大不同。 关于养老保障模式,可以分为家庭保障模式、国家福利保障模式、多元支持的社会化共建保障模式三种。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在我国人口结构迅速变迁、以前传入的家庭养老保障功能萎缩、政府财政支付压力增大的情况下,推进社会化养老共建保障模式应该是符合我国国情的首选模式。 这种多元支持的社会化养老保障模式需要养老公共服务体系制度、社会化养老机构、社会养老保险、公司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等一系列制度设计的全面跟进。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此外,笔者认为,如何扩大养老金融资渠道也是社会快速发展的必然趋势,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积极扩大股权投资、债券投资、私募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壮大养老基金,使之成为中国人养老的“资金池”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老龄化赤字正在临近,各方开始建设多元化中国养老保障体系,“未富先老”的中国社会负面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期。 (国家新闻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张茉楠)

“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相关阅读

标题:“拿什么应对“未富先老”的冲击”

地址:http://www.iiu7.com/wxxw/23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