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868字,读完约2分钟

1975年9月,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作为毛泽东的联络员,开始连接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的关系。 与这位“四人帮”持相同政治观点的毛远新多次向毛泽东报告,9月底至10月上旬,他的意图非常确定。 他说:“对于文化大革命,有风,似乎比七两年的批斗更为极左激烈。” “我仔细观察了小平先生的话,感到了一个问题。 他很少谈论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评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 ”。 这些报告一定对年长的毛泽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他不允许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 这是他生命最后岁月里不可改变的政治大概。 毛泽东认为邓小平的态度是:“一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二是要算账,算文化大革命的帐。” 根据毛远新传达的毛泽东的意见,政治局召开了几次会议,讨论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问题,批判邓小平。 毛泽东希望在邓小平的主持下,政治局做出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邓小平说:“我写这个决议不合适,我是桃花源里的人,‘我不知道魏晋都有汉’。 由于这种排斥表现出的不满和反抗,邓小平从此失去了主持党政军工作人员的权利。

“邓小平最得罪毛泽东的一句话:失去主持党政军从业的权力”

1975年夏天的一个下午,邓小平主持军委会议后,乘车从西郊回到中南海会见毛泽东。 看着窗外炎热的盛夏里严肃紧张的街道,他觉得中国很有秩序。 文化大革命初期大字报海洋、红卫兵的浪潮自然消失,“批林批孔”运动的锣鼓也不算高,现在成了“全面整治”的呼声。

“邓小平最得罪毛泽东的一句话:失去主持党政军从业的权力”

他翻阅了放在座位上的几张《人民日报》,这些报纸还在张春桥、姚文元的统治下,但经常要出现“三项指示为纲”的标题。 毛泽东关于学习理论问题的指示,指示安定团结,也指示提高国民经济。 毛泽东这三个指示合在一起叫做“三个指示叫纲”。 在这面旗帜下,今年以来,他在全国范围内整治工业、整治农业、整治交通、整治军队、整治科技和教育。 铁路秩序混乱是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重要问题,他以铁路运输为突破口召开全国会议,发表重要文件,对一些“老大难”的铁路局采取坚决措施,抓捕坏人,拉拢弱小干部,召开万人乃至十万人大会进行“整顿” 后来,他又把铁路维修的经验和威风转移到了所有行业,感觉真的要摧毁腐朽的攻击了。 他对自己很满意。

标题:“邓小平最得罪毛泽东的一句话:失去主持党政军从业的权力”

地址:http://www.iiu7.com/wxxw/22809.html